2015双十一销售额(双十一销售额数据)

wangge888 2 0

2015双十一销售额(双十一销售额数据)-第1张图片-旺哥开店网

  

河南商报首席记者 李兴佳 受访者供图   

  

“致命”库存,是服装企业普遍性死穴,品牌越大,库存风险越高。即便如服装巨头海澜之家,也爆出“男人的衣柜里有90亿元库存”新闻,美特斯邦威也曾在130天高存货周转天数压力下深陷泥淖。   

  

双十一更易形成夺命库存。无法预测的销售额,居高不下的退货率……爆品不爆,备货失策,都会将服装企业拉向高库存深渊。有人感慨,双十一是一场豪赌和供应链劫难,安然过渡比销售额排位更为重要。   

  

当多数人在瞩目艳羡“头部”服装企业斩获多少销售额时,我们更愿意俯下身来,关注辉煌的背后,服企独自吞下高库存苦果后的黯然身影。   

  

(双11在即,仓库里货物开始增多)   

  

【“我是如何在双十一下2000万元库存的”】   

  

双十一在即,本土女装电商头部阵营的H品牌负责人Y先生,讲述了去年双十一备货失策导致高库存的惊心动魄一幕。   

  

一切源于预售模式。去年双十一前的一个月时间里,H品牌开启预售,即顾客缴纳订金,品牌方根据订单量再下单生产。   

  

这中间,忽视了生产的时长,高估了顾客等待的耐性。从订单到顾客拿到实物,中间需要经历少则20天的生产期,羽绒服更是高达40天。   

  

“根据预售情况,我们跟原辅料供应商、工厂下了订单,并签订了合同。但是后期,因为质量不过关、生产周期拉长等等原因,导致货物返工、到货晚,顾客等不了这么长时间,产生大量差评和退单退货。”Y先生告诉河南商报记者。   

  

这些预售订单原本可以走网店,但在H品牌过分依赖的某电商平台,遭遇后者下架处理。按照该平台规定,顾客拍下后的规定时间内,如果商店不发货,将会降权处理。只是,失策的H品牌等来了一个最坏的处理结果,预售订单被强行下架。对于靠网络平台存活的商铺来说,无异于“一剑封喉”。痛失根据地的品牌方,除了措手不及,什么也无法做。   

  

但是,订单已经在生产流水线上,与工厂的合同已经签订,只能硬着头皮生产,待经历了漫长的40天生产期,货物入仓时,已经过了冬装最佳销售期。再加上30%的退货率,形成高达2000万元的惊人库存,难以脱手。其中,单单羽绒服挤压了一万多件。   

  

这些漫无边际的过季冬装,等待它们的只有一个结局,在暗无天日的仓库里苦守一年。   

  

(郑州有女装企业已进入双11冲刺阶段)   

  

【八成库存来自预售订单,爆品押注失败】   

  

预售款在双十一的备货中占了将近80%的比例。也就是说,消费者已下单商品中的八成,还没来得及生产,或者在生产中、尚未入库。品牌方把赌注几乎全押宝在了难以把控的预售款上。   

  

退货率高、商品入库晚的原因之外,更雪上加霜的是,品牌方在爆款预测上再一次失策。品牌方对前期销量较好的款,将其作为准爆款,重仓加印。然而,最终爆款没有爆起来,加码生产的爆款,成了甩不掉的库存。   

  

对于现金流为王的服企来说,2000万元的库存,将企业拖至资金链断裂边缘,像一双夺命手紧紧卡住了企业咽喉。“这两千万,即便啥都不做,放企业里能跑几个月,但是压在仓库上,就无法翻身。”Y先生说。   

  

对品牌造成的无形创伤,长期更难以弥合。下单后长达20多天漫漫无期的等待,消耗了顾客对品牌的信任和耐心,企业苦心经营多年的声誉,因为层出不穷的差评而毁于一旦。   

  

即便经历了一年消化,2000万元库存仍然剩余七八百万元。伤痕未完全愈合,这一年对于全公司上百号员工更是难熬一年。前车之鉴,Y先生今年主动将双十一销售额目标腰斩,并取消预售。   

  

(郑州服装电商员工枕戈待旦,备战双11)   

  

【双十一备货失利造成高库存,能决定企业生死】   

  

高库存将企业逼入进退维谷的绝境。如果激进备货,稍有不慎便会跌入巨量库存深渊;如果保守备货,一旦销量上来,产量无法跟上顾客需求,同样错失机会。   

  

这是无解的难题。   

  

更新换代速度愈发加快的服装业特性,企业主再敏锐,依然无法完全规避库存风险。低库存,来源于对行业流行趋势的前瞻性把握,对供应链的全方位控制,对产能与消费者习性的深入洞察。   

  

如何处理库存,也让企业上下两难。大幅降价甩货,容易损伤品牌价值,不处理加剧企业亏损。   

  

“行业内,库存率控制在20%,算是好的,线下几乎很少有企业能达到这个数字。”首尚格释女装品牌负责人陈世民告诉河南商报记者。   

  

作为河南女装电商头部品牌,首尚格释在2015年也遭遇巨大库存压力,当年年底的年会主题即是“活着”。“起因就是在双十一备货太多,最后卖不出去。”   

  

年售高达数亿元的烟花烫,在女装电商领域征战十多年,也曾因库存陷入低谷。那是在2017年年末以及2018年,烟花烫库存有史以来的顶峰,约30万件衣服困在仓库里,无法脱手。按照负责人闫连明的说法,消化这个库存用了两年时间。   

  

陈世民说,决定库存高低的因素有很多,产品是否能迎合市场,既要预防滞销,也要预防产品断货后补单加印能否及时消化,等等。而有时候,蝴蝶稍微扇动一下翅膀则会引发连锁反应,比如因为牛仔裤的色牢度问题,导致产品无法入库,或者一个差评引发单品全废。   

  

(货物堆积,是双11的常见景象)   

  

【小单快返,会是服装企业应对库存风险的最佳选择吗】   

  

时尚巨头与库存的博弈战,亦是赢多输少。   

  

近期频传关店事件的快时尚品牌H&M,2018年财报就显示,库存达到了约40亿美元,同比增长了13%,占据了销售额的31.9%。H&M曾被曝出5年时间里烧掉了近60吨库存,平均一年烧毁12吨。这个爱惜羽毛的服装巨头,为清理库存、保护品牌形象,宁愿烧掉也不愿意降价销售。   

  

国内的海澜之家,2019年财报显示,其库存积压已经达到了90亿元,总资产占比 43%,存货周转天数为250天。   

  

电商平台“爱库存”此前调研发现,各大服装品牌的仓库里最少积压着近2万亿元的库存,且每年以5%的速度上涨。也曾有人士说,即使全中国的服装工厂都停工,这些库存也足以支撑所有国人穿3年。   

  

有没有预防或者消化库存的办法?   

  

周转足够快的ZARA,其方式或许值得借鉴。一来,ZARA从研发、生产、拓店到销售、物流全自主,自主把控供应链各个环节,做到了从设计到成衣摆在柜台销售仅需要12天;二来,ZARA利用数字系统实时掌控全球所有门店的数据,只拿出15%给到季前生产,剩余的交给当季生产,大比例降低库存风险。   

  

在采访中,多数企业频频提到“小单快返”,是应对过剩库存的方法,“首单三五十件,后期根据市场表现再返单。”   

  

首尚格释已经在走小单快返这一柔性供应链模式,先小范围将样衣在固定客户群里测试,反馈效果好后再加码推向市场,“发现不够卖时再补单,但是要保证手里积攒有20天的货。”   

  

在2019年双十一5600万元销售额基础上,今年首尚格释将目标销售额定在了7000万元。从2015年双十一的600万元销售额,它一路高歌猛进,逐年递增。   

  

烟花烫在2015年双十一销售额为800万元,随后节节攀升。不过,烟花烫今年没有跟风预付模式,将双11销售额定在了700万元,但是实现全现货,“这个目标定得比较踏实,所以基本不会有库存方面压力。”   

  

库存压力下,服企逐年理性。毕竟,稳健才能致远。   

  

(河南商报编辑 施尚景 吴冰 李英旋)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