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机排行榜十强(学习机排行榜十强)

wangge888 4 0
学习机排行榜十强(学习机排行榜十强)-第1张图片-旺哥开店网

也许是在线教育业务不理想,读书郎才能继续冲刺IPO。


“双减”之后,市场上多多少少有一些“闻K12色变”的意味。


就在大家纷纷选择逃离K12时,一家与K12教育相关的企业却递交了招股书。它是怎么做到的?其实,这算得上是一次“因祸得福”。


读书郎成立于1999年,早年以点读机发家。在电视广告大热的时期,凭借洗脑的广告一举成名。同时,多年来不断更新的产品也使读书郎长期处于智能教育硬件领域领先地位。


2017年开始,读书郎开始尝试“硬件+内容”的发展方向,不过收效甚微,其在线教育业务发展得并不好。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读书郎智慧课堂解决方案收入占营收比重分别为0.7%、1.2%、3.1%。


之后,“双减”来袭,大批在线教育企业受到重创。但如今读书郎还能走在上市的路上,或许是因为读书郎的在线教育业务并不理想,所以受波及较小。


重回硬件赛道,读书郎面临的形式已十分严峻。原有的竞争本就激烈,一批“受伤”的企业也转向智能教育硬件赛道。读书郎能否成功上市还需拭目以待。


师从段永平 读书郎多年稳坐第二


说起读书郎,竟也与大佬段永平离不开关系。


1999年,陈智勇成立了读书郎。22年来,读书郎的产品已经出口到美国、德国、香港等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在此之前,他与段永平长达八年的共事经历为其提供了创业经验。


陈智勇毕业于浙江大学无线电系,长期从事电子产品的研发工作。1988年1月,陈智勇加入日华电子厂,也就是小霸王公司的前身。彼时的电子厂正处于低谷期,200万元的亏损无法避免。


1989年3月,段永平接管日华电子厂,出任厂长一职。在他的带领下,局面才逐渐好转。


接管这间小厂后,段永平决定做电子游戏机。当时,任天堂的红白机进入中国市场,颇受欢迎。但是由于价格昂贵,很多人都买不起。段永平看准了这一商机,立刻带领工厂研制黑白机。1991年,日华电子厂正式更名为“中山市小霸王电子工业公司”,并推出小霸王游戏机。这款游戏机的性能与任天堂的几乎一样,但是价格只有其四分之一,一经问世,就占据了全国80%的市场。1995年,小霸王的年收入就已经超过10亿元。这时,陈智勇也已经升为小霸王市场部副总经理。


1995年7月,因为经营者持股的问题,段永平离开了小霸王。同年9月创办了步步高。到了1999年5月,陈智勇也从小霸王离开,自立门户成立了读书郎。


同时,陈智勇还拉来了同样共事8年的同事小霸王计调部部长秦曙光。根据读书郎招股书,陈智勇持股40.1289%,秦曙光持股32.9766%,两人为一致行动人。2016年,陈智勇将董事会主席职位交给秦曙光,自己仅担任顾问一职。天眼查显示,目前秦曙光为读书郎法定代表人,在公司中担任经理、执行董事职位。


8年的共事经历,并且同为浙江大学无线电系校友,陈智勇受大佬段永平的影响颇深。


陈智勇从段永平身上学到的第一个妙招便是营销。


在段永平的从业经历中,常常将营销用得炉火纯青。不管是在小霸王还是步步高,段永平都毫不吝啬地花重金在央视黄金时段打广告。另外,不仅邀请成龙、张惠妹、周星驰等明星代言,还创造出了“同是天下父母心,望子成龙小霸王”、“步步高点读机,哪里不会点哪里,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学习!So easy!”等十分洗脑的广告词。


在读书郎的发展史上,同样可以看到成功营销的影子。“小呀嘛小儿郎,读书就用读书郎”、“今天用了读书郎,将来必成状元郎”,这些简单粗暴的洗脑广告迅速为读书郎打开市场。同时邀请吴磊、华晨宇、王力宏等明星代言,进一步提高了知名度。


在产品方面,读书郎与步步高也颇有的“相爱相杀”的感觉。早在1999年,段永平就从步步高中拆分出了主营点读机业务的企业,到了2004年,读书郎推出第一代点读机F4,成为破局市场的“鼻祖产品”。


之后,学生电脑市场大火,读书郎推出了一款学生电脑,至今已经先后研发出了超过20款型号。随着移动互联网浪潮来临,读书郎又于2011年推出了第一代读书郎G3学生平板。步步高也不甘示弱,2013年推出了第一款家教机H8。在每一场教育智能硬件变革中,两者都不曾缺席。


不过,大佬始终是大佬。22年过去了,读书郎也只能是教育平板赛道中的二把手。根据国泰证券研报,截至2020年,读书郎产品出货量排名第二且市场份额为11.3%,仅次于占比约34%的步步高。


两次递表 读书郎能否成功IPO


今年,长期居于“老二”的读书郎也终于启动了上市流程。


11月4日,读书郎教育控股有限公司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申请港交所主板上市。中信建投国际、麦格理为其联席保荐人。


实际上,这已经不是读书郎第一次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


今年4月,读书郎就曾向港交所递交IPO招股书。当时,这家老牌教育企业要上市的消息一传出,就引发了广泛关注,不少媒体还报道过此事。不过,半年过去了,一直没等来其更进一步的消息。近日,据港交所披露的消息,读书郎此前提交的IPO相关文件已经失效。


于是,有了这次递交招股书。


有相关分析师表示,招股书失效是港股IPO的正常机制。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有很多,并不能判定这就代表着读书郎这次IPO失败。


那么,从这次更新的招股书中来看,读书郎的胜算又有多大?


从业务来看,读书郎专注于为中国的中小学生、家长及学校教师设计、开发、制造和销售各种嵌入全面数字化教辅资源的智能学习设备,是一家智能学习设备服务供应商。读书郎的收入主要来源于教育平板、智慧课堂、可穿戴产品和智能硬件四大板块。


其中,智能教育平板是读书郎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读书郎分别实现收入6.32亿元、6.69亿元和7.34亿元。其中,智能教育平板收入分别为4.67亿元、5.41亿元和6.65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74%、80.8%和90.6%。

其次,读书郎的可穿戴设备也为其贡献了一定的收入。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读书郎可穿戴产品收入分别为1.49亿元、1.12亿元和3166.4万元,占总营收的比重分别为23.6%、16.7%和4.3%。很显然,可穿戴设备的贡献正在快速减少。其他两大板块的收入更是不值一提。


那么,读书郎的智能教育平板在市场中竞争力如何?


根据IDC统计,2020年第三季度,读书郎教育平板出货量在中国学生平板电脑市场中占比14.5%,位列第二;仅次于步步高的38.4%。此外,在前瞻产业研究院的2021年热门学习机型号排行中,读书郎的C15学习机排行第二。由此看出,读书郎表现不错。


但是,位列第一的步步高市占率为38.4%,读书郎与其还有很大差距。而排名在后的优学派、小霸王等品牌与读书郎的差距又在不断缩小,优学天下(优学派母公司)同样也在冲刺IPO中,留给读书郎的时间不多了。


关于此次募资用途,招股书透露,本次发行读书郎将用于深化经销网络改革及强化其地域扩张及渗透、研发信息技术及基础设施、投资优化生态系统以进一步提升竞争力、提升数字教辅资源开发能力及进一步多元化数字化教辅资源、营运资金及一般公司用途,但具体募集金额并未披露。


双减”之下 还好在线教育业务不理想


两次递交招股书,目标都是港股上市。不过心态,估计早已不同了。


读书郎教育研究院院长邓登辉曾表示,“在硬件上修修补补没什么意义,只有做内容才能无穷无尽。”随着企业的发展,读书郎团队已经认识到单凭硬件变革不利于企业发展,当时大热的在线教育成为其新的发展方向。


2017年,读书郎正式更名为读书郎科技教育有限公司,开始向在线教育转型。同年,读书郎组建了教育研究院,上线了双师直播课、智慧课堂等产品。


在其招股书中也显示,读书郎的目标是成为大家信赖的K12在线一体化教育服务供货商。


不过,读书郎的在线教育之路并不顺利。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读书郎智慧课堂解决方案收入分别为451.6万元、816.3万元和2229.3万元,占重营收比重分别为0.7%、1.2%、3.1%。与其占九成营收的智能教育平板业务相比,微乎其微。


如果说2020年智慧课堂业务营收超过千万的增长让读书郎看到曙光,那么接下来行业的大动荡,让其不得不重新把精力放回到智能教育硬件上。


2021年4月,教育部印发了《关于大力推进幼儿园与小学科学衔接的指导意见》,指明不得提前授课、设学前班、布置读写算作业。另外,市场监管总局对15家教培机构顶格处罚3650万元。K12教育的大楼摇摇欲坠。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天眼查显示,2021年4月7日,读书郎发生业务范围变更,线上教育培训业务取消。或许是彼时就已经闻到了“双减”的味道。


在最新的招股书中显示,读书郎又回到其主战场。“公司是中国的智能学习设备服务供应商,专注于为中国的中小学生、家长及学校教师设计、开发、制造和销售各种嵌入全面数字化教辅资源的智能学习设备。”


如今看来,不少在线教育企业传来了破产、裁员的消息,在线教育赛道的投资也紧急叫停。也许正是因为其在线教育业务的不成功,才能使得读书郎不仅免于这场灾难,还能继续冲刺IPO。


但是,教育硬件业务就好做吗?很显然,K12覆灭后,读书郎在这条赛道上只会越来越难。


一方面,读书郎离头部步步高还有较大差距。在其后,优学派、小霸王等品牌在不断追赶。另一方面,一批被“双减”砍掉K12在线教育业务的企业,也在积极往智能教育硬件方面寻找生存空间。比如,猿辅导已经推出了小猿智能练习本、逻辑思维学习机、AI指读机等产品。另外,曾经重仓K12赛道的互联网企业们也不甘示弱,比如,字节跳动旗下瓜瓜龙也已经推出了大力智能作业灯、智能写字板等产品;腾讯也推出了智能台灯“AILA”,能陪伴、讲题、批改作业;科大讯飞推出AI学习机T10等等。


更多巨头的涌入,让读书郎的空间一再缩小,无论是营销实力,还是研发效率,读书郎都有一些心有余而力不足。这次上市能否成功,还需要打上一个问号。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