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青创业史(柳青创业史原文)

wangge888 6 0

柳青创业史(柳青创业史原文)-第1张图片-旺哥开店网

  

  
  

  

文图:毋东汉   

  

看了电影《柳青》以后,萌生了重读柳青《创业史》的强烈欲望,我就开卷悦读了起来。老实讲,我所谓重读,并不是第二次读,至少恐怕是第五次了吧?   

  

  

  

第一次读是在三年困难时期,《创业史》始称《稻地风波》,在《延河》发表。家乡樊川盛产稻米,我读起来觉得很亲切。那时我立志学稼,想当长安的王老九(著名农民诗人),订了《延河》,成了《创业史》最早的读者。又因为那时正酝酿婚事,在书中寻觅婚姻和性爱因素。很替梁生宝焦虑,深表同情,对徐改霞极不滿,视为逃兵。谁都知道农村艰苦。改霞为啥不以农为荣、嫁给生宝呢?对素芳的受辱遭遇,未感到同情,还嫌写得不够露骨,甚至是欣赏的态度。   

  

第二次读《创业史》,我已经是生产队干部了。书里的稻麦两熟的作务方法,我们也在实施。我在书中找寻可以模仿的写作技巧,如风景描写。当吋,柳青发表了《耕畜饲养管理三字经》。其单行本每个生产队发一本,我们队那本是我从公社领回来的。我深为柳青心贴农民而感动,读之欲背诵,对“草铡碎,牛吃香”一句印象最深。   

  

第三次读《创业史》,适逢史无前例的大批判风潮。我抱着质疑、索引的态度,对照《靜静的顿河》看《创业史》,觉得《创业史》在结构上的宏伟,人物的设置及背景的广阔方面有异曲同工之妙。又因为《创业史》写的是家乡的事,就猜测书中人物的生活原型。按图索骥:梁生宝,就是王甲斌。王宗济就是王莽村蒲忠智和益翼东。杨副书记可能就是柳书记以自己为模特。不过,书中杨国华是高个子,体育教师一样的平头,显然与柳青身材、长相差异甚远。这又给我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启示。我以后把我写进作品,要写成老头或妇女,教读者猜不到模特是我。   

  

  

  

第四次读《创业史》,是第一部和第二部合订本。我已是省柳青文学研究会会员,并被选为理事。可能在局外人心目中,我已是砖家了。为了名副其实,我当真研究起来,写了拙文《柳青踏出的文学创作之路》,在《秦岭》发表。   

  

看了电影《柳青》之后,我第五次读《创业史》。我怀疑《柳青》的编导,可能没读《创业史》,至少没读透《创业史》。《柳青》把柳青没写够,甚至矮化了。真是文如其人呀!读了《创业史》,明显觉得作者站位高、视野远、思路深,与三农贴心紧。   

  

柳青写《创业史》时,任长安县县委副书记,参加互助合作并指导办社。先在王莽村,后在皇甫村,稻麦两熟、牲口合槽、丈量土地,他都参与和了解。他多次给王莽村群众做报告,讲合作化远景,结合实际,有理有据有趣。群众说:“柳书记讲话人爱听。”听说柳青到会讲话,招集人特别迅速。从书中人物形象看,梁生宝、冯有万、高增福、杨大海、欢喜和他妈等人,都是坚定地走集体主义道路的。姚士杰,郭世富等人,是坚持走个人发家的资本主义道路的。郭振山土改时斗地主态度坚决,分地时给自己分了好地,在砖瓦窑入股,想当第二个郭世富,却又靠党员身份与姚士杰抗衡,所以表现得形左实右,扮演着党内走资派的角色。杨油嘴和孙水嘴台前表演,体现着郭振山的意图。梁三老汉代表着老一辈庄稼人,对互助合作化从怀疑到迷茫,从迷茫到认清是非,再到支持生宝办社。整个一部《创业史》,是翻身农民跟着共产党建设社会主义、奔向共产主义的奋斗史和心灵升华史。杨副书记体现了作家柳青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和全心全意建设社会主义立场。柳青是农村互助合作化的英明领导者,高瞻远瞩,善于深入实际,调查研究,风雪无阻。根据实际情况,拿出正确意见,对毛主席党中央关于合作化的政策深信不疑。他的作风与陶书记埋头于文件堆而不能自拔截然不同。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工作风格发挥到极致。梁生宝苦大仇深,穷则思变,经过党的培养和教育,坚定地跟党走,积极参加互助合作化运动,走共同富裕的道路。为了搞好互助组合作社,他顾不上处理个人婚事,一再推迟和女方见面,真正公而忘私。这和王甲斌、蒲忠智的舍己为群一模一样。看不出他们对合作社、联社有什么疑虑和动摇,更谈不上探索和反思。   

  

这次读《创业史》,不同于前四次。换个角度重读。前四次都是多少带点实用主义、功利目的,这回是当作三农教科书读的。我认为,写《创业史》的作者柳青,是坚定的共产主义者,真正的无产阶级作家。他对农村的社会主义道路坚信不疑。《创业史》是农村社会主义建设史,是社会主义集体化和个人自发道路斗争史,是党内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思想斗争史。若不信,去问郭世富及其背后的姚士杰,去问杨油嘴孙水嘴背后的郭振山。再看看梁生宝、冯有万、高增福、欢喜和他妈。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迎合小农经济者自私心理,分田到户,解决了部分管理不善造成的歉收和饥饿,调动起来的积极性难以持久。当种粮成本过高、不如打工合算时,农民弃稼进城,造成稻变旱,旱田变树林,树林荒草齐胸的惨状。梁生宝、王宗济他们能不心疼吗?重建灯塔生产合作社是他们的唯一选择。柳青大师在天有灵,他站在蛤蟆滩上空云头,期盼渠水叮咚,俯看稻浪泛金,侧耳倾听蛤蟆叫唤,续写《创业史》第三部!   

  

2021.7.30.于樵仙居。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