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在宁波(宁波创业补贴政策)

wangge888 4 0

创业在宁波(宁波创业补贴政策)-第1张图片-旺哥开店网

  

每天面朝大海,   

  

或许是很多人都有过的一个梦想,   

  

有一种职业不仅可以实现这个梦想,   

  

还能探寻五彩斑斓的海底。   

  

3年前,   

  

宁波80后小伙周钧捷,   

  

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建筑设计师。   

  

而现在,   

  

他和妻子一起创业,   

  

把工作室搬到了大海里,   

  

还成为了科隆最有名的中文潜水教练…   

  

  

  

  

  

一次旅行让夫妻俩爱上了巴拉望   

  

  

  

很多人都去过菲律宾的长滩、宿务等热门旅游景点,但对位于菲律宾西南部一个狭长型的海岛巴拉望,或许还很陌生。巴拉望被称为菲律宾的最后一块生态处女地,加上周围还有一千多个大小岛屿,又被称为海边乌托邦。巴拉望周围有许多大小岛屿,是潜水和浮潜的乐园。   

  

  

  

2013年,周钧捷还在马尼拉海豚湾考潜水教练证时,就想着等考完证后带着妻子佳佳一起去巴拉望的海底遨游。探寻那里俊丽的海底地貌和布满五彩活珊瑚的海底花园,还有一件事魂牵梦绕般的在他们脑海里,那就是去探寻深海浅滩隐藏的一艘艘海底二战沉船。   

  

在科隆岛海域沉睡着许多二战沉船,是公认沉船潜水爱好者的探险天堂。在亚洲地区,想要一睹沉船鬼魅芳容,科隆周边海域现已成为世界级的沉船潜水胜地,有24艘日本军舰和商船沉没在海底,目前已被发现其中13艘沉船,这13艘沉船深浅不一,有的沉船是露在水面的,有的只有几米深,浮潜即可看到。较深的沉船有9米至40米,需要深潜才能领略鬼魅神秘身姿。   

  

  

  

在巴拉望旅游期间,他们感受那里是菲律宾迄今为止生态环境保护最完好的地方,透过那深邃的海水,畅游在菲律宾保存最完好的珊瑚资源海域,体验纯朴的乡民和古朴的生活方式,用宁静的心感受了“自然的最后一道防线"的种种美好。   

  

而那一次旅行,周钧捷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去巴拉望考察,想要留在菲律宾,开一家潜水店。这不仅能让他实现面朝大海、拥抱海洋的梦想,还能让更多中国游客去菲律宾旅游时,可以潜入深海,领略菲律宾海底的美。   

  

  

  

  

  

在科隆开起了第一家中文潜水店   

  

  

  

从巴拉望回来后,钧捷和佳佳在中国举办了婚礼。结婚后,他们正式为人生事业付出实践。2014年8月,夫妻俩的潜水店在巴拉望科隆正式开张营业了。钧捷负责潜水教学及管理工作,佳佳负责潜水店的运营及市场。   

  

那年8月,记者正好去巴拉望旅游,在科隆街头苦寻能讲中文的潜水店教练时,码头附近一幢小楼外墙上的中文字,引起了记者的注意。而这几个字就是钧捷和佳佳在巴拉望潜水店的店名——潜水主义。   

  

  

  

当时,钧捷和佳佳的潜水店才刚刚装修完,钧捷是当地唯一一个中文潜水教练,对大部分中国游客来说,在巴拉望科隆考潜水证能遇到一个能讲国语的教练,那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毕竟,这里是菲律宾最后一块生态处女地,几乎没有旅游团光顾,来的多是自由行的游客。在学习潜水时,记者也才知道钧捷是宁波老乡。   

  

“真的是一种缘分,我们不仅是老乡,你们还是潜水店开张后的第一批考证学员。"钧捷说,2014年,他和佳佳回国办完婚礼后,就去巴拉望科隆开潜水店了。   

  

  

  

现在3年过去了,潜水主义已成为科隆规模最大、最有影响力的一家中文潜水店。去年年底潜水主义又在靠近宿务的墨宝开设了第二家分店。3年来,有1000多个中外游客通过潜水主义潜入海底探寻巴拉望美丽的海底世界,有400多个学员经他培训拿到了各种等级的证书,成为一名真正的潜水员。   

  

  

  

一张张照片记录绚丽多姿的海底世界   

  

  

  

海底世界有多美,潜水过的人才会惊叹!钧捷说,他和佳佳都喜欢潜水,到现在,他们已在菲律宾的科隆、宿务、墨宝、薄荷、杜马盖地;马来西亚的仙本那;泰国的普吉岛;印尼的四王岛、安汶、达拉湾、蓝碧、科莫多、图蓝本等13个亚洲地区最佳潜点潜水,有2000多潜的经历,潜水技术比较过硬。   

  

潜水教练虽然只是作为钧捷的一份工作,但对潜水的热爱却时一如既往,同时曾经的摄影爱好也和潜水结合起来,尤其喜欢天黑后潜入海底,拍摄各种各样在夜间才出行的海底小动物成为他最大的兴趣所在。   

  

  

  

在钧捷的微信里,一张张照片记录绚丽多姿的海底世界。   

  

  

  

最近,他在印尼安汶夜潜拍摄到了高高翘起嘴唇的犀牛鮋,看起来异常高傲。   

  

  

  

还有十字鬼龙,也是一种非常罕见的鱼类。   

  

在印尼四王群岛,他还拍摄到了猫鲨,这是一种极其罕见的鲨鱼,目前仅存于印尼四王群岛。在珊瑚区小心翼翼的挪动身体,看上去更像是走路,它也有另外一个名字会走路的鲨鱼。   

  

  

  

猫鲨   

  

在菲律宾的科隆北部海域潜水时,头顶游过一群鱼,这群鱼会让密集恐惧症的心慌,蔓延30多米的鱼群,如同一张幕布挡住了头顶上的阳光。   

  

  

  

“潜水为我打开了一扇窗,让我进入一个无比丰富、等待我探索的海底世界。"在钧捷眼里,潜入海底是一种自由,是一种美,不过,这对普通游客来说,那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夜间潜入伸手不见五指的海底,那是一件多么恐惧的事。   

  

“事实上,潜水爱好者更喜欢夜潜,夜间在海底能发现许多白天遇不到的海底生物。不经意间出现未曾见过的小生物会让人无比惊喜。"钧捷说,在20米左右的海底,白天可能还有光线穿透,但是在晚上,这里潜水只有两个人,一个自己,一个潜伴。大家靠着夜间潜水手电在水下前行,在珊瑚丛中拍摄各种白天无法见到的海洋生物。   

  

  

  

一朵海葵上挤着了这么多小丑鱼,让我甚是惊讶。按下快门的那一刻,这条小鱼带有表情的看着镜头   

  

潜水已经是一件很难的事,还要在水里拍摄,还几乎不可想象,但钧捷的每一件作品都让人惊叹。“在水下拍摄跟陆地上拍摄,有些不同的地方。水下拍摄时,人的身体是漂浮于水体中,洋流会让身体晃动,打光,对焦起来相对会比较难,这需要很好的身体平衡力和控制浮力的能力。另外,海洋中每一个深度,分布的生物不同,但人体在某一个水深的停留时间,都不能太长,这对拍摄时间要求又比较高。"   

  

钧捷说,潜水对他来说已是一种一件再熟悉不过的事情,但是,无论是资深潜水员还是初级潜水员都深知潜水过程中可能存在的危险,所以,在潜水过程中,都应该十分小心谨慎才行,再保证安全的前提下才能更好的欣赏海底的美丽。   

  

  

  

海兔的种类非常之多,就像画面中的这张如同蝴蝶一样,在灯光的照射下呈现通体的透明,背部如同翅膀版展开来   

  

几乎每位合格的潜水员,也都是合格的环保人士。潜水的人有一颗欣赏美的心,为了让大海之美持之以恒,大多数潜水员会自觉地保护海洋生物。每次培训,钧捷都会严格要求学员不要触摸水下的任何东西。   

  

  

  

利比亚工作经历促使寻求内心自由   

  

  

  

许多人可能会羡慕钧捷夫妻俩面朝大海,享受阳光的海岛生活,不过,这个代价却是巨大的,离开自己的祖国,离开父母,离开亲朋好友,在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异国他乡的海岛上,建立起自己的事业,这需要需要多大的勇气,钧捷选择这样的生活,并不是一时冲动。   

  

  

  

2008年,在大学里学建筑设计的周钧捷毕业后去了利亚比,这是他第一次出国,这一次踏出国门的世界跟他预想的完全不一样。飞机降落在了沙哈拉沙漠中的一个机场,包围他的是滚滚黄沙和炙热的空气,下了飞机后,完全陌生的环境使他有机会接触到如此不同的文化。在工地里整个环境时封闭的,大家除了白天工作外,没有太多的娱乐活动,茫茫的撒哈拉沙漠使他更加有时间去思考和观察这个世界,在这样的环境里,他往返于国内和利亚比直到战争爆发。   

  

  

  

钧捷自己设计的船   

  

2010年回国后,钧捷在建筑设计公司又工作了两年,那时,他的年薪有20多万,但是,做设计工作让他感到很累,没有自己的时间。尤其是利比亚的这段生活经历让他对自由,对世界的认知充满着一种渴望。考虑再三后,他决定放弃年薪20多万的设计工作,寻找他想要的一种生活。   

  

“大学里,我们学建筑设计的同时也要学摄影,摄影是我的一大爱好。"钧捷说,大学时期,他就一个人跑去西藏拍照,那时候,许多同学都不理解,或许也没有那个想法,但他一直是一个寻求内心自由的人。从设计院辞职后,他就做了一个自由摄影师。   

  

2012年,他和佳佳去菲律宾旅游时,潜水无与伦比的体验让他果断考取第一个入门潜水证OW,后来,他不满足自己是个入门级潜水员,又考了AOW证,他可以潜入更深海域,AOW可潜至30米。再后来,考取救援证以及DM证,一路考取了教练资格,并拥有了自己的潜店-潜水主义。   

  

  

  

  

  

海底世界是他追寻的一种生活态度   

  

  

  

巴拉望的美令人难以忘却,但那里的贫困也让很多人感到惊讶。科隆已经是一个巴拉望省第二大城市,但我们只能叫他小镇。科隆机场的基础设施,甚至还如不宁波乡镇的公交车站。镇上除了几家小有规模的酒店比较现代外,当地老百姓的房子都是简易铁皮屋。   

  

钧捷说,许多中国人不理解当地为何有这么好的自然资源,却依然那么“贫困落后"。但或许经济发展,也会带来其他的代价。不过,只有在菲律宾生活久了才会理解这一点。   

  

  

  

在科隆,他们努力融入当地社会环境,但还是需要不断调整与适应。毕竟,这种现代生活方式的差距太大了。在那里,买一件商品,可能要乘坐飞机去马尼拉,邮寄一件商品,或许要一个月才能到。在国内,购物网站让大家足不出户,手机支付解放了我们的钱包,可这些是许多菲律宾人没有体验过,不知为何物的东西。   

  

每次回家,与朋友聊天时,大家也总会问他们为什么不简单一点,在国内赚钱,有了钱去旅游就行了。但在钧捷看来,他就是想更加真实的认识这个世界,不过大家站在不同的立场上看问题,每个人都有对生活的期望,每个人带来的安全感不一样,有人是房子、车子,而他只希望能趁年轻做自己想做的事,要不然等到老了,再想去疯狂,就已经力不从心了。   

  

  

  

他说:大部分人在办公室里办公,而我只是把办公室挪到了大海里,我在那里找到了快乐,等老了,回想起种种经历,我可以肯定的告诉自己:我也曾经年轻过。   

  

来源东南商报记者张寅,图片由周钧捷提供   

  

编辑:朱慧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