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十一得物打折吗(双十一哪里买东西最便宜)

wangge888 3 0

双十一得物打折吗(双十一哪里买东西最便宜)-第1张图片-旺哥开店网

  

  
  

  

近日,得物App上的一款原价仅1599元的“闪电倒钩”球鞋被炒至69999元,溢价40多倍,受到关注。得物回应表示,球鞋没有交易成功,平台也不参与定价,但这样的回应更加受到质疑。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调查发现,得物早已成为炒鞋客们的天堂,不少人专门从事这一行业,而炒鞋链条的最后一环,就是那些5倍、10倍、甚至数十倍高价接盘的“韭菜”,这其中不乏大量的95后年轻人。   

  

  

  

为了“帮助”年轻人买鞋,得物甚至推出了专门针对平台的贷款服务,最高贷款额50000元。得物也从这些“鞋炒不穿”的交易中收取10%甚至更高的手续费。此前已有北京互联网法院、央行上海分行等对得物等炒鞋平台点名批评,提醒年轻人注意防范金融风险,并指出其中可能存在哄抬物价、偷税漏税、平台违规等风险。   

  

“闪电倒钩”球鞋炒至69999元,溢价40多倍   

  

日前据媒体报道,一款AJ品牌球鞋“闪电倒钩”在国内上市以来,热度一直不减。记者在得物发现,发售价为1599元的球鞋,已经被炒到2万元左右,最高甚至达到69999元,溢价超过40倍。   

  

“闪电倒钩”是Nike Air Jordan、音乐人Travis Scott和Fragment Design藤原浩三方联名商品。此次发售的“倒钩”共两款,一款为高帮鞋,另一款为低帮鞋。在得物平台上,这款球鞋的卖价出奇得高,发售价为1599元的球鞋,已经被炒到2万元左右,最高甚至达到69999元。即便如此,平台已显示有超过1100人付款。   

  

对此,得物回应表示,“AJ1闪电倒钩三方联名款”于今年7月上市,上市后受到一定关注和追捧。该款商品由卖家供给出价,因其特定的三方联名稀缺属性存在一定价格波动,少量的实际成交价格受买卖双方供需关系影响。我们关注到在国外多个电商平台的公开数据中,该款商品也存在相同的溢价。因此,得物已于8月在该商品页面发布“理性消费提醒”的宣传图。经核查,此次网传倒钩价格69999元为某卖家个人所设置出价,且该价格下并无买家成交。鉴于目前此商品价格仍存在波动,因此平台已做下架处理。   

  

得物曾多次因“炒鞋”被批   

  

得物上的“天价球鞋”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曝出。今年4月,在得物App上,“李宁韦德之道4全明星银白款”标价48889元。而该鞋参考发售价仅1499元,涨幅达31倍。目前,这一商品目前尚未有成交。不过,另一双“李宁韦德之道7 wow7 The Moment超越限量款”最高标价达到10889元,相比参考价1699元涨了近7倍。此外,一款“安踏哆啦A梦联名休闲板鞋白黑”的鞋子成交价格为3199元,相比发售价499元,涨了5倍多,这款鞋子的成交记录有近9000条。   

  

再早一些,在篮球明星科比去世之时,有不少炒鞋客大量购入科比系列球鞋,在得物上高价卖出,被不少科比的粉丝表示“借机敛财”。随后,得物回应发文,将下架科比相关产品、封禁违禁账号。   

  

除了得物,国内还有多个平台成为一些炒鞋贩子专门的交易平台。包括此前被央行上海分行简报点名的Nice、斗牛、当课(get)、YOHO!有货、识货、切克、Drop store、95分球鞋、盯潮等。   

  

得物,原名为“毒”,其运营主体是上海识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于2015年,是从虎扑网内部孵化并独立的。2020年,“毒”正式改名为“得物”。该公司股东包括自然人杨冰、上海唯物信息系统合伙企业、虎扑(上海)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其中,虎扑体育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杨冰是大股东,持股比例65%。官网介绍显示,“得物App是全球领先的集正品潮流电商和潮流生活社区于一体的新一代潮流网购社区。得物App在传统电商模式的基础上增加鉴别真假与查验瑕疵的服务,以强中心化平台定位深入管理把控全程:严格的商品上架标准、更公平的竞价交易机制、统一履约交付和尽心高效的客服沟通等流程体验。”   

  

在得物上,有不少是95后的年轻人。此前得物曾发布过《当代年轻人消费报告》,其中就显示,得物App用户数据显示,95后的“Z世代”人群占比达到85%。他们关注度最高的潮流品类是服饰和球鞋,占比分别为21.68%和19.86%。得物App数据显示,以往常常是男性消费者占比领先的潮流市场,近几年来女性消费者的订单量也逐渐提升。   

  

不少消费者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国内炒鞋风潮就是你们带起来的”“阿迪耐克是炒鞋鼻祖,得物可以改名叫阿迪耐克炒鞋网了”。那么,为何主要做潮鞋鉴定的得物会走上炒鞋客的帮凶之路?   

  

平台抽成7%左右,寄存发货模式便利炒鞋   

  

首先,得物的盈利方式之一,就是收取高达近10%的卖家的技术服务费、鉴定费、包装费等各项费用。其中,技术服务费收费为商品价格的5%,最低15元,最高249元,特殊商品按照出价页面载明的标准为准;操作服务费(包括包装服务费、查验费、鉴别费)为鞋类订单每单33元,其他订单每单38元;转账服务费为商品价格的1%,加起来,这些费用最高可达10%。   

  

算下来,一双300元的球鞋,平台可赚51元;1000多元的球鞋,平台可以赚93元。而球鞋的价格越高,平台的收益也就越大。一位业余的炒鞋客表示,自己每个月在平台的流水达到70多万元,但实际获利根据行情有赚有赔,但平台则从中固定抽取3、4万余元的费用,这笔数字并不算少。例如,一双69999元的球鞋,得物可以从中收取4200余元的相关费用。   

  

一些消费者质疑其收费的不合理性,比如为何微信平台收取0.6%的手续费,而得物就要收取1%的转账服务费?得物客服表示,平台的转账服务费包括第三方支付转账手续费+平台提供转账的技术支持服务费。   

  

其次,得物的消费流程设置也十分便利炒鞋客。   

  

比如,得物推出的几种交易模式中包含“寄存发货”。这种寄售的模式就是卖家提前将想要出售的货物寄存在得物平台,提前通过查验,买家下单后可直接发往买家。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在实际操作中,不少炒鞋客将买来的鞋寄存在平台,待时机成熟后再卖出去。也就是说,自己连鞋子本身都没见到,就参与了炒鞋买卖过程。平台提供的这一服务在有意无意中实现了推波助澜的效果。   

  

回应不参与定价,任由卖家炒作   

  

在这类“炒鞋”事件中,最受关注的是平台的作用。得物在回应中表示,“该款商品由卖家供给出价,因其特定的三方联名稀缺属性存在一定价格波动,少量的实际成交价格受买卖双方供需关系影响。”   

  

据悉,得物上所有物品的价格均由卖家本人随意定价,可以任意涨价和降价,也可以随时变价。有买家指出:“平台不参与定价?就是推波助澜、助长炒鞋之风!”   

  

有消费者指出,有的鞋子,淘宝天猫旗舰店全新的货品,甚至比得物平台的二手还要便宜。比如一款李宁的缓震支撑跑步鞋,得物成交的价格在389元至419元,而天猫旗舰店的月销大于200双的店铺,其价格仅358元。   

  

而更多的鞋,因为炒鞋帮的助长,价格不断被炒高,随着一双鞋不断地转手或概念炒作,2倍、5倍、10倍、甚至数十倍……平台在此期间并没有下架或价格监控等实际作为,助长了炒鞋客的疯狂。   

  

炒不起鞋怎么办?得物还推出贷款买鞋服务   

  

炒鞋客中,有不少都是年轻人,他们的实际消费能力并不强,但为何还能动辄   

  

记者看到,在得物平台上,已经开放了“佳物分期”的消费金融贷产品。客服对北青-北京头条记者表示,如果卖家同意,买家就可以选择开通该产品后分期付款,该产品目前由360金融或分期乐提供。   

  

记者看到,佳物分期产品最高额度为50000元,可以在线快速审批、实行3期、6期、12期灵活分期,“为了满足用户使用消费分期购买商品的需求,上海德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联合金融信息服务方及金融机构推出的一项面向个人的信用消费服务,信用额度仅限于用户在得物App平台、95分App平台消费使用。”   

  

记者以月薪3000元至5000元的年轻人身份尝试申请,在提交申请1分钟后立即收到贷款资质通过的短信,额度为20000元。在绑定银行卡后,便可以直接利用分期付款。   

  

此外,在付款方式中,花呗和花呗分期等方式也分别排在支付宝、微信之后,非常明显的选项处。   

  

此前央行上海分行的简报指出,“炒鞋”行业背后可能存在的非法集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金融诈骗、非法传销等涉众型经济金融违法问题值得警惕。一是“炒鞋”交易呈现证券化趋势,交易量巨大;其次,部分第三方支付机构为“炒鞋”平台提供分期付款等加杠杆服务,助长了金融风险;三是操作黑箱化,平台一旦“跑路”,容易引发群体性事件。   

  

对于有平台推波助澜趁机推销自家的借贷类金融产品,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李旻也分析称:部分炒鞋者盲目地冲进“炒鞋”市场,并通过分期付款、借贷等杠杆方式购入鞋子,一旦“炒鞋”市场泡沫破裂,将对炒鞋者的偿还能力造成影响;而“炒鞋”平台的运营如出现问题,其提现功能往往也会受到影响。   

  

炒鞋产业链中年轻人被割韭菜,平台涉嫌法律风险   

  

目前,在得物等平台上消费的年轻人买鞋,不是为了穿,而是为了炒。   

  

记者看到,目前在官网,潮鞋客追捧的AJ系列仅有几十款在售,但在得物平台上,有超过9000多款AJ鞋在售。这些已下架的鞋,都打上了“绝版”“限量”等标签。   

  

为了推高一款鞋子的价格,一些炒鞋客不惜囤积居奇,比如在电商官网等平台打折时,以低价大量买入某款鞋子,再自己定价,抬高相应价格,最后赚一笔。“这款鞋子我自己冲了60多双,涨的不错,销量也很快起来了,一个星期全部出完,赚够了生活费。”有炒鞋客表示。一位炒鞋客说:“鞋市相当于不受监管的股市。不跟风砸价,保持理性,赚钱是肯定的。”   

  

实际上,炒鞋早已成为一条“产业链”,而身在其中的每个环节都有相应的法律风险,一些盲目冲进去的年轻人可能会被“割韭菜”,一些提供集中竞价、做市商等集中交易方式的电商平台涉嫌非法经营,一些专职卖家涉嫌偷税漏税、哄抬物价。比如,“炒鞋”行为看似是球鞋收藏者之间的个人行为,但大多是有目的的经营活动,实质上是经营者哄抬物价、扰乱市场秩序乃至金融秩序的违法行为,涉嫌违反电子商务法、价格法的有关规定。   

  

此前北京市互联网法院就发文指出,“炒鞋”就是买入球鞋并不用于实际穿着,而是等到价格上涨时再卖出,特别是一些限量款运动鞋更是待价而沽。部分品牌商还使用饥饿营销的方式,通过发售高端球鞋限量款、明星设计款、不同品牌联名款等多种方式提升品牌价值,并使用“抽签”“预约”“排队”等方式销售特别款球鞋,增加了稀缺度。为购买到限量款球鞋,一些消费者不惜加价,甚至使用“技术手段”进行抢购。加之各种中间商的层层加价,进一步推高了球鞋的价格。   

  

其公布的一则真实案例显示,2019年4月,小黄在某二手交易网站上认识了“鞋圈大佬”小严,相熟后互相添加了微信。随后的交流中小黄得知,这位“大佬”在鞋圈资源很多,美国、韩国等地都有他的专业买手。“大佬”还给小黄发了很多图片,声称都是自己收藏的抢手鞋,不乏几万元一双的好货。小黄深信不疑,他发现“大佬”手中某些限量款球鞋的单价比市面上便宜了上千元。觉得其中有利可图,小黄立马发布了卖鞋广告,不到三个月时间,一共向小严转账“购鞋款”137万余元。但小黄的客户收到球鞋后,看到所谓的限量版球鞋居然是假货。至此,小黄意识到自己上当了。苏州警方经过调查核实发现小严根本不具有任何实体店股份,也没有向所谓的上游炒鞋商支付“炒鞋款”。最终,小严被苏州市虎丘法院以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   

  

对于卖家的义务,电子商务法中还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依法办理市场主体登记,依法履行纳税义务。因此,若“炒鞋”者的网上买卖行为并非零星小额交易,而是构成电子商务经营的,不仅需要登记,当通过电商平台等渠道进行倒卖球鞋赚取的差价超过一定数额时,还需要交纳个人所得税。   

  

那么作为平台有何责任?《电商法》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可以按照平台服务协议和交易规则,为经营者之间的电子商务提供服务,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不得采取集中竞价、做市商等集中交易方式进行交易,不得进行标准化合约交易。也就是说,实行类似拍卖、“倒爷”等方式交易的行为,在法律上都是不允许的。   

  

这种明目张胆炒鞋的行为为何屡禁不止?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方超强律师认为:第一,“炒鞋客”炒鞋手段的行为相对“高明”和隐蔽,从执法层面上很难判定是否构成串通;第二,无需通过串通,也可通过较大的体量造就鞋子的稀缺性;第三,相当多的人被暴利诱惑,充当“韭菜”入局,参与“击鼓传花”的人多了,鞋价就越传越高;第四,有所谓的“潮品”平台,为炒鞋充当线上交易市场,却在平台监管上疏于管理。   

  

记者手记:得物平台不应允许年轻人“贷款炒鞋”   

  

得物平台定位于“潮”,说明它面向的主要用户也都是年轻人。在这个平台上,在暴利驱使下,多方“炒鞋客”和普通年轻人消费者自发入场,而年轻人因为信息不对称,同时也容易受到外界诱惑,很容易充当“击鼓传花”游戏中最后被喊停的人,成为最终的“韭菜”。   

  

如果没有平台提供的各种分期贷款服务,年轻人很可能没有资本参与其中。这也就将一部分无法承担风险的人挡在了风险之外,对他们来说是一种保护。即使不是参与炒鞋,贷款购买数万元的、远高于自己还款能力的服饰,也不应当成为平台提倡的方式。   

  

作为一家电商平台,不能当只收取技术服务费而不负起责任来的“甩手掌柜”。你的技术用来做什么,是做善还是作恶?是积极履行责任设置价格红线、是用技术识别非正常交易斩断炒鞋、是对于年轻人给予更多的风险提示?还是一句轻飘飘的“商品由卖家供给出价”来急于撇清责任?这是一家公司的选择,可以看到公司是否承担起了自己的社会责任、甚至法律责任。   

  

我们希望不再有年轻人成为炒鞋圈的“韭菜”,不再为了一双鞋而背上相当于半年工资的贷款。我们希望平台可以不助长任何炒作行为,可以保护好每一位消费者。   

  

文/北青-北京头条记者 温婧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