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 双十一(淘宝 双十一 消费券)

wangge888 3 0

淘宝 双十一(淘宝 双十一 消费券)-第1张图片-旺哥开店网

  

去年“双十一”后,解放日报·上观新闻曾刊发报道《未购物频频收到快递推送?记者目击:实是刷单空信封,到网点即被扔垃圾桶》。记者暗访了申城的一些快递网点,看到了网点存在的大量贴有快递单号的空信封。这些就是所谓的“空包件”,为淘宝、京东、拼多多等一些购物平台的商家刷单后产生,这些件大多走完物流流程到投递网点即被丢弃,申城市民频频收到快递推送却没有收到过包裹原因也正在于此。   

  

尽管各大购物品台不断加大打击力度,但报道刊发近一年来,“空包件”现象并没有有所收敛。记者在12345市民服务热线看到,随着“菜鸟裹裹”等物流软件的普及,“空包件”往往也会第一时间显示并推送信息,大量申城市民不断反复投诉收到“空包件”的物流推送,烦人的同时更担忧背后的个人信息泄露。   

  

“空包件”现象为何会愈演愈烈?除了商家刷单之外,还有什么原因?又一年“双十一”临近,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再次对此现象予以了深入调查。   

  

每周都要扔掉几百个“空包件”   

  

10月19日,市民张先生致电“12345”求助,称他过去一个多月来,已经收到了100多个快递的推送,烦不胜烦。像“店家发了一个包裹给您,请注意查收”的短信,多的时候一天能收到六七条,但这些包裹从未实际收到过,显然都是“空包件”。据称,这些“空包件”的信息,都是推送到他名下的一只“182”手机上。而这则手机号,不久前刚被用于在“拼多多”平台购物,张先生分析,正是这次购物导致了个人信息的泄露。   

  

今年8月以来,市民汤先生也深受“空包件”所扰。他手机上的“菜鸟裹裹”App,每天都会推送五六条寄给他的包裹信息。离奇的是,汤先生人在上海,但这些包裹收件地址却遍布全国,其中以“安徽省合肥市白山镇景泰豪庭”这个地址出现的次数最多。记者查阅了汤先生提供的大量单号,以百世快递“557069091779639”为例,该件10月15日从上海青浦揽收,寄往上述“景泰豪庭”地址,10月17日下午2时29分抵达“庐江”网点开始派件,但仅3分钟后,物流记录就已显示“草代签”。显然网点知道该件为“空包件”,直接签收作了处理。   

  

△图为汤先生提供的一则“空包件”的物流信息。他明明人在上海,包裹的收件地址是“安徽省合肥市白山镇景泰豪庭”。   

  

在“12345”,类似的反映很多,可见“空包件”量不少。值得注意的是,随着监管部门和平台加强监管,像记者此前看到的空信封这样的纯粹“空包”开始减少,取而代之的是塞入不值钱小物件的“空包件”。如浦东新区的李女士反映,9月份以来已收到了15个这样的“空包件”。   

  

既然塞入了东西,按照目前的快递投递方式,这些件大多会进入菜鸟驿站,记者决定找一家驿站了解情况。10月25日,记者来到赤峰路74号。这是一家100多个平方米的大驿站,负责中转临近同济大学的快递包裹。上午近10时,驿站门口一片忙碌,多家快递公司正在卸货,取件学生络绎不绝。记者入内找到负责人郑先生打听,他听明来意,连说了几遍“太多了”。他带着记者走到最里侧的一排货架前,从中间一排尚未取走的快递中随机抽出来一个递给记者,声称这就是一个“空包件”。这是一个10月5日从武汉发往上海同济大学的包裹,收件人为代号“kps”以及一则手机号。黑色包裹袋空若无物,反复捏也感觉不出里面有什么。郑先生当面拆开,里面竟是一个如咖啡糖包大小的纸包薰衣草香袋。   

  

△赤峰路74号菜鸟驿站。   

  

△货架上的滞留快件中,“空包件”很多。   

  

“这些一看就知道是‘空包件’。”郑先生带着记者从好几个货架上取出了大量类似的包裹,里面的物品形形色色,如一包纸巾、一个指甲盖大小的夹子、一个作业本、一张湿巾等等……郑先生告诉记者,这些件收件人手机号都是有效的,但地址大部分不相符,不会有人来取;偶尔有人来取,拆开一看见是这样的东西,也十分恼火。驿站每一周都要清理一次,将这些件签收并丢弃,“每周起码扔掉几百件。”   

  

△记者发现,不少“空包件”都是寄给代号“kps”的收件人,里面是不值钱的香包。记者拨打了收件人电话,收件人位于福建莆田,声称从未在同济大学呆过。   

  

淘宝商家一天竟刷21000多单   

  

这么多“空包件”哪儿来的?在赤峰路74号驿站看到的一些“空包件”的快递单上,印有了形形色色的商品名。如里面是一小包沙子的“空包件”,快递单上赫然写着“喂蜂花粉5斤、消毒液1瓶”;快递面单上是“豪华不锈钢车架”的“空包件”,里面竟是一片瓦楞纸。不难看出,这些件正是一些平台商家刷销量后产生。   

  

△图为驿站里的部分“空包件”,里面的物品形形色色。   

  

一位淘宝店主告诉记者,尽管各大平台不断打击刷单行为,但事实上刷单行为普遍存在,几乎每家店多少都会刷一点。商家刷单,最直接的动机在于刷销量、刷评分,进而影响搜索结果排名,以便争取到流量。对一些店铺来说,“双十一”的销量或许要占到全年三分之一,因此提前在10月刷销量的做法司空见惯。   

  

10月21日,市民张先生通过“12345”举报,称淘宝天猫一家名为“赛童旗舰店”的商家存在刷单行为。据他称,刷销量的是店里一款名为“专业配音制作广告”的商品。10月27日,记者进店看到,该商品标价为5元,为买家提供文本,卖家为其制作成配音文件,并根据字数多少进行收费。页面显示,该商品月销量已达20000多件,已有10000多人确认收货,评价也有了5000余条。   

  

△图为“赛童旗舰店”内的一款名为“专业配音制作广告”的商品。页面显示,该商品月销量已达20000多件。   

  

△淘宝软件显示,“专业配音制作广告”商品10月18日刚刚“上新”。   

  

10月31日,记者再次登录淘宝,以“配音”为关键词搜索并以销量来排名,发现确认收货人数已涨至20000余人,“赛童旗舰店”已位列全淘宝第一名。   

  

△以“配音”为关键词搜索并以销量来排名,“赛童旗舰店”目前已位列全淘宝第一名。   

  

张先生在举报中称,赛童的上述辉煌销量都是刷出来的。何以见得?他提供了通过阿里“生意参谋”获取的后台数据,“竞品分析”功能显示,赛童的这款配音商品在10月19日以前一直是零销量,10月19日当天突然“爆发”,访客人数高达21876人,成交量也居然是21876笔,支付转化率达100%,客单价3.03元。张先生称,正常经营的店铺不可能呈现这样的数据,肯定是刷出来的,“且不说一天卖出数万件有没有可能。以转化率为例,上过淘宝的都知道,怎么可能每一位点进页面的买家均会下单?”张先生提供了另一家排名前几的同类店铺数据作为对比,该店每日的转化率从20%至40%不等,日支付人数也从100余人至400余人浮动,有着明显的差别。   

  

△阿里“生意参谋”的“竞品分析”功能显示,赛童的这款配音商品10月19日当天突然“爆发”,访客人数高达21876人,成交量也居然是21876笔。   

  

张先生分析,该店选择在10月19日刷单,可以在一个月内保持领先的排名,意图十分明显,就是为了在双十一抢一波流量。淘宝天猫页面显示,该店的经营者为“深圳市拾年贸易有限公司”。张先生告诉记者,此前,他已经向深圳市场监管部门进行了举报。深圳相关部门反馈他,该企业早已于6月10日从深圳迁出,迁入地为上海浦东新区大团镇永春东路上的一处地址。因此,他转而向上海进行举报。   

  

记者向一家提供刷单服务的中介了解,之所以会出现100%的转化率,是因为商家选择的是最基础的刷单服务,即中介直接提供链接,“鱼塘”内的刷手点击下单,这样的刷单一般收费2元一单。为了规避平台监管,不少商家会选择10元一单的“精刷”服务,减少刷单痕迹。如果刷的是实物商品,中介还会提供“空包件”发货服务,一件收费在1元多一点。   

  

快递企业也是刷单的“主力”   

  

“空包件”就是这样产生了。但据记者进一步了解,刷单的并不仅仅只有淘宝等平台的商家们,快递企业同样也是刷单的“主力军”。并且,由于快递企业掌握了大量的客户数据,刷单操作更为方便。   

  

今年9月起,北京市民薛女士通过上海“12345”举报,称她此前是圆通快递北京市通州区的一家加盟商。据她称,根据圆通总部的要求,网点在每月业务量存在差额、每月平均包裹重量超标的情况下,都需要操作刷单。去年“双十一”期间,她经营的网点因为平均包裹重量超过了1.5公斤,在结算时需要为每单额外支付一笔费用。为了减免这部分费用,她在去年11月底额外刷了11万余单同城件。这些件最终都产生了“空包件”,并以每件0.1公斤计算重量,由此来冲减月平均包裹重量。   

  

△薛女士提供的微信工作群聊天记录显示,在网点业务量不达标时,薛女士被要求购买同城面单进行刷单。   

  

△去年“双十一”结束后,为了冲减月平均包裹重量,她的网点购买了11万张电子面单用于刷单。图为薛女士提供的同城电子面单购买记录。她告诉记者,正常网点只会购买“综合电子面单”,“同城电子面单”只为刷单使用。   

  

薛女士讲述了刷单的全过程。她需要在圆通的“金刚”系统中下单,以每个1.95元的价格购买电子面单单号,系统会为之匹配收件人,并形成“空包件”发货。薛女士提供的聊天记录显示,这些刷单的“空包件”,每件圆通会返还她基础派费1元、大客户折扣0.75元,折算下来每一单的刷单成本是0.2元。薛女士告诉记者,这些“空包件”的收件人都是系统内真实有效的,部分“空包件”还流转到了她运营的片区,由她的网点操作签收并丢弃。   

  

据薛女士举报,圆通总部对每个网点都有业务量的考核,在业务量不达标时,网点只能选择刷单应对。去年时,她几乎每个月都要额外支出4000元至6000元的费用,操作刷单2万件至3万件不等。今年1月起,考虑到生意不好做,她转手了网点,并开始举报圆通总部的这些规定和做法有违规定。   

  

由此可见,“空包件”已成行业顽疾,治理需要多管齐下、源头治理。日前,拨打“12345”举报后,大团镇市场监管所向张先生反馈,其举报的“赛童旗舰店”实际经营地址位于平凉路上的一处园区内。10月25日下午,记者陪同张先生一起,又前往惠民路上的杨浦区市场监管局举报。杨浦区市场监管局反不正当竞争科的工作人员接待后表示将予以查证,一旦查清将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予以处罚。   

  

9月底,薛女士的举报也迎来了“办结”。“12345”工单显示,上海市邮政管理局回复她,由于其反映的是北京市通州区网点的问题,因此建议向北京市邮政管理局进行反映。对此回复薛女士表示不满,称将继续予以投诉。   

  

栏目主编:毛锦伟文字编辑:毛锦伟   

  

来源:作者:毛锦伟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