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十二事变指的是什么(双十二事变的动机是什么)

wangge888 1 0

双十二事变指的是什么(双十二事变的动机是什么)-第1张图片-旺哥开店网

  

作者:卡迪罗   

  

在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中,曾与红军及新四军关系紧密的东北军第108师,在蒋氏的命令下被迫参与其中,上演了一幕同室操戈的悲剧。   

  

  

  

东北军第108师的前身,是东北陆军独立第8旅,1933年归属东北军第53军指挥,1934年转入第67军建制,参与了在鄂豫皖苏区与红25军的作战,后又调往陕北苏军“围剿”当地红军。抗战爆发后,第67军参与了华北和淞沪抗战,虽然在南京保卫战中成功突围,但军长吴克仁也中弹牺牲。事后第67军缩编为第108师,并被调往蒋军第三战区,师长张文清。   

  

由于第108师和张文清参加过扣押蒋氏的西安事变,所以事后蒋氏对东北军十分提防,一有机会就进行打压,第67军由原先4个师缩编为第108师一个师就是实例。由于张文清和防长陈诚是保定军校的同学,才保住了这个师的番号。尽管如此,第108师在转入第三战区第25军建制后,张文清也被明升暗降,任第25军副军长,等于是失去了部队的指挥权。   

  

1940年12月,蒋氏强令在长江以南地区活动的新四军军部及其下属部队转移到长江以北地区,为避免纠纷,新四军军长叶挺、副军长项英同意部队转移,并命令后勤单位和老弱病残先行出发。当新四军先遣队途经第108师的驻地时,一路张贴标语并高喊口号,比如“东北军是我们的老战友”、“收复东北失地”等。   

  

第67军长吴克仁,第108师长张文清   

  

新四军的宣传让第108师的官兵非常感动,一个副团长甚至说:“在蒋军里如果搞不好,我也去当新四军,才能打回东北老家!”在新四军途经之地,第108师官兵纷纷烧稀饭、茶水来款待新四军。新四军方面,也认为第108师是比较可靠的友军,每次他们总是宁可多走一点路,也要赶在天黑前跑到第108师、而非隔壁蒋军嫡系第40师的驻地休息。   

  

1941年1月,新四军军部及主力部队在转移途中,与早有准备的蒋军第40师交火,第三战区总指挥顾祝同立即调集7个师的兵力,以保定校友上官云相为总指挥进攻新四军。不过第108师虽然参战,上官云相考虑到该师与新四军关系不错,因此并不完全信任,只是抽调该师预备队第644团(团长李世镜)参战,并交由第25军52师师长刘秉哲指挥。   

  

刘秉哲向来看不起东北军,两师官兵在事变之前就经常闹矛盾,甚至发生集体互殴事件。考虑到新四军战斗力较强,又有北伐名将叶挺指挥,刘秉哲担心第644团万一让新四军突围,上头责怪下来自己肯定担当不起,于是一面对李世镜要求他们坚持“独立指挥、机断专行”,一面又让第52师离644团远远的,省得到时候有口难辩。   

  

皖南事变前的新四军军部   

  

接替张文清担任第108师师长的戎纪五,毕业于保定军校八期,在西安事变前就与陕北红军有过秘密接触,红军将领周昆、程子华、肖劲光、袁国平等人还去他家做过客,这也是蒋军没有抽调戎纪五与第108师主力参战的重要原因。张文清副军长还连夜打电话给戎纪五,说:“纪五啊,你左右翼都有蒋军部队监视,你可千万不要乱动啊。”   

  

皖南事变开始后,新四军主力很快就被围困在安徽泾县东南的鹿角山地区,由于未能及时突破蒋军第40师119团的防线,最后很快陷入合围之中。由于副军长项英等人丢下部队,自行突围,军长叶挺临危受命指挥部队继续作战。在通过审问俘虏了解了附近蒋军的布防后,叶挺决定集中剩余所有力量从第644团把守的一条隘路突围。   

  

新四军敌工部部长林植夫派出特使,来到第644团阵地上,向李世镜团长传达道:新四军和第108师乃兄弟之谊,贵军长张文清及师长戎纪五均系叶挺军长的军校同学,希望贵团作战时枪朝天上打,给新四军突围部队让出一条路。李世镜和副团长张九霄虽然同情新四军,但也不敢同意,因为之前蒋军第144师师长唐昭明没能拦截住新四军副军长项英等人,而被上官云相撤职查办。   

  

皖南事变烈士陵园   

  

正当两人犹豫时,恰逢第52师副师长朱慧荣来阵地上视察战况。朱慧荣曾是第108师的旅长,也参加过双十二事变,当李世镜把新四军的请求告诉他时,朱慧荣也推脱道:“我不管!”随即离开第644团团部。李世镜没有办法,只好对新四军特使说:“贵军如能自行解除武装,我等当可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   

  

叶挺军长听说东北军拒绝放行,只能下令强行突围。新四军政治部秘书长黄诚亲自带队,双手各持一把手枪,指挥新四军剩余战士和机关工作人员组织的突围队伍向第644团阵地强行冲杀。李世镜也指挥着第644团占据居高临下的有利地形,在迫击炮、机关枪和手榴弹组成的优势火力下猛烈还击,战斗异常激烈。   

  

打到最激烈的时候,李世镜偷偷换上平民便服,打算阵地一旦被攻破就化装潜逃,不过由于新四军火力有限、兵力不足,最终还是没能成功突围。事已至此,叶挺军长听从其他干部的意见,决定向蒋军投降,且声明只向第108师投降。除了成建制投降的新四军外,少数零散的新四军掉队人员则被第108师同情新四军的士兵们放走。   

  

新四军军长叶挺,秘书长黄诚   

  

叶挺等十几人抵达第644团团部后,李世镜在张文清副军长的要求下,忙供上稀饭淡菜,供已经断粮几天的叶挺等人先填饱肚子,以免伤了肠胃。叶挺不想见骄横的刘秉哲,询问能否把他直接送去张文清那里,李世镜表示无法办到,因为此时刘秉哲已派张团长到团部,奉命押送叶挺去第52师师部,防止东北军私自放人。   

  

叶挺听说后表示非常遗憾,李世镜又表示:“贵军最后一次突围时,时间似乎晚了些,如果选在黎明天色不明时突围,或许能突破我军阵地。”叶挺苦笑道:“我们也确实原定四点时突围,但先头部队被自己人的枪声误会,害怕中你们的埋伏,所以特意花了半个小时搜索联络,自然丧失了突围的先机。”   

  

吃完午饭后,李世镜派了一个排,护送叶挺等十多人前往第52师师部,至此第644团在皖南事变中的任务宣告结束。因为参加事变“有功”,李世镜后来升任第108师(整编第108旅)少将师长,后又在淮海战役中侥幸突围,去了台岛。至于其老上级张文清、戎纪五,则后来纷纷挂了闲置,最后解甲归田,第52师长刘秉哲则在全国解放后被逮捕枪毙。   

  

【深耕战争史,弘扬正能量,欢迎投稿,私信必复】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